今天經過志傑的辦公室還是不見他在座位上,已經幾天沒進公司上班的他想必是無法接受我那晚不可思議的放蕩行為,傷心之餘還不想和我在公司碰到面,每當那晚和他四目相對的畫面在腦海裡浮現時,

此文章內容必須是贊助者才能瀏覽,請登入或是加入贊助者,請勿轉載或可轉載部分內容並須註明出處或連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