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次的午餐邀約後我和志傑就時常一起中午吃飯;

「不打擾你們約會了,我可不想當電燈泡啊!」

「不要亂講好不好,我們只是同事一起吃飯啦!」

每次想約曉芳和志傑三人一起吃午餐時她卻總是開我玩笑拒絕我,不然就是忙得沒空和我們一起吃飯,後來當她知道志傑對我的一些貼心舉動時,就常說他會那麼做就是對我意思,而我似乎也能夠感受得到,雖然我還沒有單獨和志傑出遊過,但他平常在公司的貼心舉動不禁讓我從原本只是同事般的看待漸漸變成對他產生好感,沒談過戀愛的我就好像回到學生時期情竇初開、心花怒放的感覺,甚至期待將來和他會有進一步的交往;

「妳先請。」

「好,謝謝…妳就是那位曉芳介紹進來的朋友對嗎?」

「對,妳好!」

「妳好,我和曉芳是同部門的同事,我叫麗婷。」

今天我在公司茶水間剛好遇到一位營業部的女同事,我知道她是曉芳的競爭對手麗婷,有雙明媚大眼的她外表就像是天生會討人喜歡的甜姐兒,貼身穿著下是高䠷纖瘦的身材,露出一雙白皙修長的美腿的確是會讓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如果妳不喜歡現在的工作,沒關係,以後是有機會轉調其它職務的…」

她說了許多鼓勵我的話,言談間讓我感覺她是個有溫度、會關心新進人員,而不像是有心機、為達目的會不擇手段的人,或許她和曉芳彼此之間是良性競爭的,我不該因為自己是曉芳的好朋友就對她有先入為主的想法,認為她是個會看曉芳不順眼的人,反而聽她對曉芳在工作方面是讚譽有加,倒是我還沒聽曉芳提起過麗婷是個怎樣的人,畢竟她連競爭副理職位的事都沒和我說過;

「這把傘給妳用,我還有事要先走了!Bye Bye!」

今天接近傍晚時分外面突然下起滂沱大雨,志傑來到我座位留下雨傘後我還來不及跟他說聲謝謝他就飛快的離開了,看著他留給我的雨傘心裡不禁感到一絲溫暖,嘴角也上揚露出了微笑;

曉芳:「幹嘛對著雨傘笑啊!…難道傘是他留給妳的?」

我感到有點難為情的點了點頭,心裡知道接下來又要被她消遣了;

曉芳:「難怪妳會笑得這麼甜,看來你們在交往了喔?」

我:「沒有啦!想太多,妳要下班了喔?」

曉芳:「對啊!要先下班了…雨下這麼大,怎麼就沒有人要給我傘咧!看來只好讓雨淋回家了。」

我:「妳也沒帶傘啊!那這把妳先拿去好了。」

曉芳:「人家是留給妳的,我怎麼敢用啊!哈哈!我有帶啦!我先下班囉!Bye!」

曉芳離開後沒多久辦公室內望去已是黑鴉鴉一片,人員幾乎都熄燈下班了,唯獨我座位區燈還是亮的,看著手邊志傑留下來的雨傘似乎還能夠稍稍安慰今晚又得留下來加班的心情,甚至腦海裡還湧現和他一起撐傘回家的畫面,心裡不禁感到一陣小鹿亂撞。

舉起雙手伸了個懶腰的我終於完成今晚該處理的事項,時間已是接近深夜時分,起身看了看窗外的雨勢也變小了,當我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關掉座位區的燈經過營業部門時發現他們經理室的燈還是亮著,此時我突然想繞道刻意從經理室前經過,而當我距離愈來愈近時可以隱約聽到裡面發出的聲音;

「噗滋~噗滋~」

「嘶~啊啊~」

來到經理室門前的我從未完全關上的門縫看進去時,發現站立在辦公桌前褲子已退到腳踝的陳經理正享受自己的肉棒被跪在面前的女生大口大口吞吐著,而這位將嘴裡肉棒吃得滋滋作響的女生竟然就是白天才在茶水間和我交談過、對我一番鼓勵的麗婷,認出是麗婷讓我不禁感到大吃一驚,襯杉敞開露出雪白雙乳的她臉上還不時會露出討人歡心的笑容,看得出來她是心甘情願的,雖然不知道是陳經理要求的還是她主動引誘的,但我認為她會這麼做應該就是為了得到副理的職位;

「喔~啊啊~好棒~啊~」

被麗婷熟練的口技弄到連連發出享受聲音的陳經理不忘時而揉捏逗弄她的雙乳,甚至不時會抓住麗婷的頭,擺動自己的下半身讓肉棒時快時慢的在她嘴裡進出,而麗婷也盡是滿足配合他的動作,接下來又是一陣從棒口到肉丸間徹底的刷舔含弄;

「啊啊~來了!要來了!…嘶~啊~啊~」

一陣加快的吞吐後,麗婷放開了在嘴裡抖動停留了一會兒的肉棒,此時抬起頭望著陳經理的她竟將口裡含著的精液吞了下去,彷彿是精心在為經理表演般,臉上還帶著像是在撒嬌的笑容張開口要證明給他看;

「好棒啊!麗婷,妳表現得很好,這樣就對了!」

心滿意足的陳經理摸了摸麗婷的頭,這時正大口大口呼吸的他視線忽然朝我的方向看了過來,而我也被他的動作驚嚇得趕緊放輕腳步離開公司,由他們的對話可以聽出應該是陳經理要求麗婷這麼做的,在回家路上的我不禁在想曉芳是否也被要求過?她做過了嗎?難道這就是她不想讓我知道她在競爭副理職位的原因?

隔天中午我只約了曉芳一起吃飯,此時我不禁將眼前正在閒聊的她和昨晚親眼所見的麗婷聯想在一起;

我:「聽說妳是妳們部門最有機會升副理的人選之一是嗎?」

曉芳:「喔,是有機會啦!但也不太有把握就是我。」

她對我的話並沒有特別的反應,似乎認為我總有一天也會知道的樣子;

我:「這件事我是聽別人說才知道的,怎麼都沒聽妳提起過啊!?」

曉芳:「喔,想說如果妳知道可能就會有期待啊!我也會覺得好像多了一份壓力,所以不如等到有確定升再告訴妳,妳不會生氣了吧?」

我:「是沒有啦!不過身為妳的好姐妹竟然到現在才知道感覺還真是不太好喔!哈哈!」

曉芳:「對不起嘛!…」

我沒有告訴她昨晚看到的情況,當然也就不會再過問她是否有被陳經理要求做相同的事,甚至是問她有沒有做,沒多久我們就轉移到其它話題了,不過曉芳的事還是不時會在我心裡出現,下午回到辦公室一旁震動的手機讓我停下手邊正在進行的工作,一看是通訊軟體傳來的訊息,上面寫著「加我好友不然妳會後悔的」,忽然間對這情況有股熟悉的感覺,才剛加對方為好友就隨即傳來一連串的訊息,點開後的訊息內容讓我不由得倒吸一口氣,整個頭皮發麻,竟然是一堆以前大學時期我自願或被迫陷入指示遊戲裡吃陌生肉棒的照片,陸陸續續傳來的照片讓我感到驚訝不已,難道是他?不可能!他已經離開人世了;

我:「你是尚仁?」

雖然我認為不可能,但這情況讓我第一時間想到的人就是他;

某人:「不是。」

過了一會兒對方才回應,不是尚仁那究竟會是誰?除了他應該不會有人手上還有我這些照片;

我:「那你是誰?怎麼會有這些照片?」

等了一會兒對方卻沒有回應,此時的我開始感到焦慮不安,看對方還是沒回應讓我急得想和對方直接通話,但對方沒有接通;

我:「你想怎麼樣?」

某人:「I want to play a game again!」

又是過了一會兒對方才回傳訊息,我當然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遊戲,而且也是只有尚仁才知道,但對方又說不是他,看著對方訊息的我是愈來愈感到困惑;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知道你現在是犯罪的行為嗎?」

某人:「妳知道我在說什麼,不照做的後果妳也是知道的!」

我心裡非常清楚對方所說的後果是什麼意思,也知道對方不會因為我的警告而停止後續的動作;

我:「好,不過對象一樣不可以是和我相識的或是平時生活周遭會出現的人。」

某人:「OK!」

我:「還有我頂多做到口交,這是我的底限!」

某人:「這點可不是妳說了算,妳以為我不知道妳已經破了自己的底限。」

沒想到對方會如此回應的我還感到不知所措時,對方又傳來了訊息;

某人:「除了接吻以外,在妳的對象洩精以前所提的任何要求妳都不可以拒絕,妳只能照我的意思做。」

沒想到內容竟是如此過份的要求,而且對方似乎不願給我商量的餘地;

我:「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快按捺不住激動情緒的我似乎早已忘了自己正在上班,手邊還有要進行的工作,只顧盯著手機螢幕上傳來的訊息;

某人:「乖乖等候我的指示吧!」

此時的我整個人就像是失了魂一樣楞坐在辦公座位上,甚至還不敢相信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宜君!宜君!」

突然主管的呼喚讓我回過神來;

「妳在發什麼呆啊!資料整理好了嗎?」

「好…好…快好了,等…等一下給妳。」

開始繼續進行工作的我心裡不禁對自己說:

「怎麼辦?我又要陷入被迫的指示遊戲裡了!」

未完待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