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交通意外讓一對正值青春年華、相差三歲的姊妹遭逢失去雙親的巨變,原本家境就不好的情況下,為了生活剛滿二十歲的姊姊子瑜不得不選擇輟學開始賺錢養家,希望讓還在念高中的妹妹子晴能夠繼續完成學業,身材玲瓏有緻,樣貌氣質清秀的子瑜對有自閉傾向、不喜歡與人接觸的妹妹是相當疼愛呵護,也不時會注意妹妹的動向,而體型比較嬌小、時常低著頭沉默寡言的妹妹子晴長相甜美可愛,保守穿著底下卻和姊姊同樣是皮膚白皙、身材曼妙,楚楚可憐的模樣曾讓姊姊身邊不少的異性朋友對她心懷不軌,趁機想接近騷擾她,尤其是當子瑜發現交過的兩任男友都發生過想對妹妹侵犯的不良企圖後,心中就有了往後不再交男朋友的打算,幾乎是陪伴在妹妹身邊的她,為的就是避免疼愛的妹妹會被人欺負騷擾的情況發生。

摯愛的雙親離世後不久,收起悲傷情緒,堅強面對未來生活的姊妹倆搬離了原來住處,來到子晴唸的高中附近租了一間小套房住,子晴唸的是一般男女混校的私立高中,這天子瑜在送妹妹到學校上課時,無意間發現學校有在徵清潔人員,這讓還在找工作的她感到相當興奮,二話不說立刻就進入校內詢問應徵;

「妳才二十歲這麼年輕怎麼想做這份工作?沒有想要再升學嗎?」

的確子瑜的年齡讓面試她的學校主任不禁會有疑問,畢竟校內做同樣工作的幾乎都是阿伯阿姨的歲數,會懷疑她能不能做得下去也是正常的;

「因為家庭出現變故的關係,讓我不得不休學賺錢養家,而且我妹妹就在這間學校唸書,她個性比較封閉,不喜歡與人接觸,我想如果可以在這學校工作的話也可以就近看顧她…請給我這份工作,我會認真做好的!」

子瑜想要這份工作的堅定態度似乎消除了面試官心中原有的疑慮,當下就決定錄取她了;

「明天來上班可以嗎?」

「當然可以,非常感謝你!」

走出學校辦公室的子瑜開心到忍不住想要趕快告訴妹妹她被錄取的消息;

「子晴,妳有看到我傳給妳的訊息嗎,我明天就要到妳學校工作,以後妳就可以在學校看到姊姊了喔!開心嗎?」

子晴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表示開心,其實無論是開心還是難過,在子晴臉上都看不出有太多的情緒,即便是父母的離開也是如此,不過當時眼角流下的淚水卻足以感受到她失去親人的哀傷;

「以後放了學妳就在教室等姊姊一起回家,知道嗎?」

雖然子晴的反應只是點了點頭,但子瑜是可以感受到妹妹此刻和她一樣是無比開心的,畢竟子晴在學校生活都是獨自一人,沒有朋友的她從來不跟同學有所接觸,下了課也只是坐在教室裡,不過以後在學校可以看到姊姊出現,感覺姊姊就像是陪伴在身邊的她也會多了份安全感。

隔天,頭髮綁著馬尾,穿上清潔人員制服的子瑜就活力充沛的準時來到學校上班;

「阿姨好啊!」

在學校幾天工作下來,年輕的子瑜可以說是和幾個同事阿姨相處得相當融洽,阿姨們也對子瑜因家庭變故必須休學賺錢養家的遭遇感到不捨,常常告訴她還這麼年輕,有好的工作機會就應該早點離開,不過她沒告訴阿姨的是妹妹才是她想留在學校工作的主要原因,子瑜每天工作之餘就會去看看妹妹情況,而妹妹子晴也是不時往窗外看姊姊是不是會出現;

「妳怎麼下課時間總是待在教室啊?偶爾也出去外面走走嘛!」

其實有沒有走出教室對子晴來說沒有什麼不同,因為她都是自己一個人,不過她還是有聽進姊姊的話,有時下了課就會去校園走走,如果子瑜來找她剛好是下課時間也會陪她走一下和她說說話;

「咦,妳是新來的嗎?怎麼好像沒有見過妳啊!」

這天,下課時間來到校園一處角落坐下的子晴,沒想到竟然會遇到學校惡名昭彰的不良分子小武和他的兩個跟班,說話的同時他們己經坐在子晴的兩旁,而低著頭頭髮幾乎遮住臉的子晴只是沉默不語;

「妳叫什麼名字啊?學校有規定裙子不能超過膝蓋的,妳不知道嗎?」

說話的小武動手想將子晴的裙子撩到膝蓋以上,卻被子晴快速的拉了回去,而子晴的動作也引起他們發出了嬉笑聲;

「妳怎麼都不說話啊!看不起我們喔!」

「小武,這可愛的妹仔身材好像不錯耶!」

「妳要去哪!?給我回來!」

這時,突然想起身離開的子晴又被他們拉回坐了下來,始終低著頭的她真希望上課鈴聲趕快響起,接著似乎忘了自己還在學校的小武竟然還想撩高子晴的裙子;

「你們在幹什麼!?」

子瑜的大聲吼叫讓小武停止了動作,子晴看到姊姊出現就趕緊起身來到子瑜的身邊;

「妳誰啊!?咦,妳是清潔工?學校有這麼年輕的清潔工,我怎麼沒有發現咧!」

「我是她姊姊,你們剛剛想幹什麼!警告你們以後不要再接近她!不然我會通知學校處理喔!」

話說完子瑜就牽著妹妹離開了,而橫眉豎眼的小武也只能露出不屑的微笑目送她們遠去,如果子晴一開始沒有聽進姊姊的話下課時間到校園走走,或許就不會碰上小武的騷擾了,自從那天之後除了上廁所就不敢再走出教室的子晴,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就像是被小武盯上似的來到教室找她,不過畢竟是在光天化日的學校裡,教室又有其他學生在,圍住子瑜座位的小武和兩個跟班還不致於有太過誇張的動作,頂多就是碰碰手、摸摸臉或是言語調戲她,而子晴面對他們的舉動還是低頭不發一語,一旁看見子晴被騷擾的同學們也不敢多說什麼,就怕會得罪學校有名的惡霸;

「你們在幹什麼!又是你們這三個屁孩!竟然還敢跑到教室來找我妹妹!」

教室外子瑜大聲的斥責讓教室內瞬間安靜了下來,也讓小武他們停止了動作,接著子瑜就進入教室來到妹妹的座位旁;

「哇!是漂亮小姐姐來了!不要緊張嘛!我們只是來找她聊聊天而已啊!」

臉上掛著笑意的小武看到子瑜出現還是表現的一派輕鬆,似乎沒有將她放在眼裡的樣子;

「你們快點離開喔!不然我就要請學校的人過來了!」

子瑜的話似乎起了嚇阻作用,三人聽到她這麼說就起身像是準備要離開;

「幹嘛這樣嘛!我們只是想和妳妹妹做朋友啊!姐姐不介意的話,一起玩嘛!」

「快走啦!誰要跟你們做朋友!以後不准你們再接近她了!聽到沒!」

小武三人離開後上課鐘聲也響了,不想妹妹往後再被他們三人騷擾的子瑜還是請求學校出面幫忙,但校方的處理方式僅僅是將他們三人請到辦公室訓戒一頓而已,過了幾天子瑜發現他們還是會找上子晴,似乎還對她不肯善罷甘休的樣子,其實家境優渥卻愛惹事生非的小武對學校知道這件事根本是有恃無恐,以前接受過小武家不少捐贈的校方對他的行為經常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無可奈何;

「那三個人常常接近騷擾妳一定覺得很討厭吧!沒關係,姊姊會想辦法的。」

日常夜裡在睡前子瑜都會和妹妹說說話,雖然妹妹對子瑜的話大多是沒有反應,但子瑜還是能夠清楚體會到她內心的感受,既然向校方多次反應還是沒有效果,子瑜只好再另想辦法。

這天下課時間子瑜來到小武的教室找他;

「咦,是馬尾姐姐來找我啊!有什麼事嗎?妳妹妹可沒在這裡喔!」

「今天下午最後一節課到學校後面清潔員工休息室來,我有些話要跟你們說。」

「可是人家要上課耶!」

「別開玩笑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常翹課啊!一定要來,知道嗎!?」

子瑜強硬的口氣讓小武只好點了點頭答應,時間很快的就來到下午的最後一節課,帶著兩個跟班赴約的小武對子瑜約的地點不熟,還花了點時間才找到她說的位置,不過他們人到了以後卻是東張西望不見子瑜的人影;

「喂!我在這裡!你們跟我過來!」

三人循著聲音看見就在不遠處牆角出現的子瑜正向他們招手,他們跟著子瑜走了一小段路後,來到一間隱密像是用來放雜物工具的儲藏室,先進入室內的小武三人環顧了一下四周,心中不免疑問子瑜怎麼會帶他們來這裡;

「小姐姐,妳不是說有話要跟我們說,怎麼帶我們來這裡啊?」

見子瑜開了燈關上門讓小武不禁說出心中疑問,而且似乎感到將有不尋常的事情會發生;

「我妹妹是個特別的女孩,不同於一般人,她個性比較封閉,不喜歡跟人接觸,我希望她高中能夠順利的念到畢業,但是你們為什麼就非要去騷擾她不可呢?」

子瑜心平氣和的對他們說著;

「就是因為她特別,找她玩才好玩啊!哈哈!」

小武輕浮的回答讓另外二個跟班也隨著發出一陣嬉笑,不過子瑜也沒有因為小武的回答而出現生氣的反應;

「這樣好了,只要以後你們不再接近我妹妹,你們想怎麼玩我都可以。」

「什麼!?」

子瑜的話一說出讓小武三人是面面相覷,像是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們沒聽錯,我說的是真的,只要你們不再接近我妹妹,在我能夠接受的情況下,你們要怎麼玩我都可以,不過,只有在下午的最後一節課才可以,下了課我就要去接我妹妹回家,地點就是這裡,這時間不會有人過來這裡的。」

他們三人又四處張望的看了看周圍環境,這間不大的儲藏室原本是堆滿了雜貨用具,不過經過子瑜的清掃整理後倒是挪出了不少空間,三人半信半疑的打量著子瑜全身上下,沒上妝容的她不失清秀氣質,雖然身上穿的清潔員制服掩蓋了身體曼妙的曲線,不過突出的上圍還是吸引到這幾個屁孩的目光;

「怎麼樣?可以嗎?」

「好…當然好!」

過了一會兒,見他們似乎還在顧慮不敢有所行動的子瑜開始脫去身上的衣物,而小武三人是瞪大眼看著她突如其來的動作,直到她一絲不掛露出前突後翹的白淨裸體,子瑜飽滿堅挺的D杯雙乳、粉嫩小巧的翹立乳頭和只有一小撮的下體陰毛讓他們看得是目不轉睛,直到此刻他們才相信子瑜說的話是真的,也終於敢移動腳步緩緩靠近子瑜,來到子瑜面前直盯著雪白雙乳的小武看了一會兒就伸出手輕輕揉了揉乳房、逗弄一下粉嫩的乳頭,子瑜見狀也出手碰了碰他興奮鼓起的褲襠,接著就雙腿跪下解開了他的褲頭,褲子一脫硬挺到發燙的肉棒就蹦了出來,生龍活虎的在她眼前上下晃動著;

「可以不要讓它一直晃嗎?」

「是妳讓它一直晃的啊!它看到妳興奮嘛!」

只好抓住肉棒的子瑜不禁訝異的左右擺動看看它,心中在想是她太久沒接觸男人了嗎?怎麼感覺手中的肉棒特別粗大,似乎比她之前交過的男朋友都要大的多,幾秒後回過神的子瑜開始用舌頭在肉棒上四處遊移舔弄,接著就在棒口和棒頭打轉繞了幾圈後,將它放入嘴裡大口大口的吞吐著;

「噗滋~噗滋~」

「嘶~啊~好棒!我不是在作夢吧!你們看!漂亮的馬尾姐姐竟然在吃我的肉棒,沒想到還這麼會吃!啊~」

肉棒在子瑜嘴裡攪動吞吐得滋滋作響,出神入化的口技讓小武是不禁發出享受的聲音,一旁觀賞的兩個跟班更是感到嘆為觀止,露出羨慕的眼神,其實子瑜過往在性方面就是會極盡所能的取悅對方,不過對象僅止於男朋友,此刻的她是為了妹妹幾經考慮後才願意這麼做的;

「你們兩個只想在旁邊看是嗎?」

子瑜的話讓兩個跟班是迫不及待的脫下褲子,興奮的將早已挺立的肉棒趕緊堵到她的嘴邊,於是三根肉棒就在子瑜的口中開始交互吞吐,同時他們三人也脫去了身上的制服;

「嘶~啊~啊~」

「小聲一點啦!聲音不要太大!」

三人享受的聲音就在安靜的屋內此起彼落發出,肉棒也都被子瑜沾滿的口水弄得硬直油亮;

「啊~來了!要來了!可以在姐姐嘴裡出來嗎?」

嘴裡還吃著肉棒不放的子瑜點了點頭;

「嘶~啊~」

或許是這幾個屁孩過於興奮的關係,看到子瑜點頭同意後沒多久他們就接連在子瑜的嘴裡敗下陣來;

「真的是太舒服了!哈!」

還沒到下課時間前,意猶未盡的三人當然是沒有要放過子瑜的意思;

「嗯~啊啊~」

身體前後被三人又揉又舔的子瑜不禁連連發出呻吟聲,很快的三根青春硬挺的肉棒又輪流塞滿了她的嘴裡,既然下課時間還沒到,心甘情願的子瑜也只能任由他們繼續玩弄自己,就像對待男友般的極盡所能滿足他們需求,不過得寸進尺的小武從子瑜的嘴裡抽出自己的肉棒後,竟然將臉湊過去想向她索吻,這可讓子瑜無法接受的避開掉,繼續將他的肉棒放入嘴裡吞吐,忽然,子瑜感覺到自己私處在被人來回舔弄,原來是其中一個跟班已經躺在她雙腿跪地的胯下,將臉埋在她的股間品嚐粉嫩的肉穴;

「嗯~啊啊~那裡不行~啊~」

隨著跟班任意激烈的來回舔弄肉穴,子瑜的下半身是不禁出現一陣陣的抖動,過了一會兒,嘴裡還吃著肉棒的她站起身來抬高屁股,像是在呼喚跟班的肉棒該是放進來的時候了,而跟班起身堵住穴口的肉棒卻是臨時踩了剎車差點就插了進去;

「小武,你先來!」

沒想到在這麼興奮的時刻,跟班還是不忘禮讓給老大優先,如此情誼也實屬難能可貴,將子瑜轉個身後,小武粗大的肉棒就從子瑜身後緩緩插入了肉穴;

「姐姐的穴真是緊實啊!」

「嗯啊~好大~慢一點啦!啊~」

小武粗大的肉棒讓子瑜感受到體內被塞滿的充實感,直頂深處的肉棒起先是緩緩抽插,沒多久小武就漸漸加快了下半身的擺動;

「啪~啪~啪~」

從身後猛烈撞擊屁股出現的抖動,讓小武是忍不住狠狠抓捏了子瑜屁股一把,隨著時間過去,進行的體位也從背後式換到女上男下再到正常體位,而輪流將肉棒塞進子瑜嘴裡抽送的兩個跟班,卻是遲遲等不到老大換手,撐開子瑜雙腿欣賞自己肉棒在穴口進出的小武,保持抽插動作的同時壓底身體想靠近子瑜,發現子瑜眼神迷離的他竟想再趁機將舌頭伸進子瑜的嘴裡攪動,當然又是被子瑜撇頭避開了,沒能得逞的嘴舌只好順勢往下一路遊移來到雙乳間交互舔弄,過了一會兒,他就挺起身來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來了~姐姐!要來了!我想在裡面出來可以嗎?」

見子瑜點了點頭答應的小武在一陣加快的抽插後往深處一頂,滿滿的精液就注入了子瑜的體內,感受到體內一股暖流的子瑜也不禁出現一陣陣抖動,抽出肉棒的穴口還有些許精液流了出來,看了看穴口的小武非要再將肉棒放入子瑜的嘴裡清理過後,才肯滿足的退出了戰場,一旁兩個跟班看到老大動作終於結束後,就開始爭先恐後的想將肉棒插入子瑜還沾有精液的肉穴;

「換我了啦!我先啦!」

「為什麼是你先!」

後來兩人是猜拳決定了誰要先上,猜贏的跟班才進出子瑜肉穴沒多久,就被催促著趕快換手,兩人也只好縮短自己享樂的時間,一前一後交替位置享用子瑜的身體。

日常學校的下午最後一節課,屋外班級教室裡的學生正在勤奮向學中,而屋內翹課的三人卻是貪婪的對清潔員姐姐發動肉體車輪戰,彷彿以為自己是A片男主角的樣子,幾乎是玩遍各種體位的他們似乎忘了現在還是學校上課的時間;

「噹~噹~噹~」

最後一節下課的鐘聲終於響起,汗流浹背的跟班兩人正對子瑜前後入口進行最後的衝剌;

「啊~來了!要來了!…嘶~啊~都給妳了!姐姐!啊~」

雖然下課鐘響已經過了,但子瑜還是讓兩人進出的肉棒都得到了滿足發洩,身體還在抖動的她在稍作休息後,就趕緊起身擦拭一下身體穿回清潔員制服,準備要去接妹妹下課;

「我先走了,你們等一下看外面沒有人再出去,記住,以後不准再接近我妹妹!」

小武三人之後果真沒有再接近子晴,而下午最後一節課的隱密儲藏室就此成為他們盡情享樂的天堂,三人有時結伴同行,有時各自前往,子瑜性感的胴體也為他們原本日復一日的學校生活帶來無與倫比的樂趣。

「今天怎麼會多帶兩個人?」

這天下午最後一節課,子瑜沒想到小武他們竟多帶了兩個同學來到儲藏室;

「我…我今天發現他們兩個想欺負你妹妹啊!想說帶他們來這以後他們就不會再接近妳妹妹了,對不對?多加兩個人沒關係吧!」

其實這只是小武為了想讓他的狐群狗黨也能夠加入子瑜的樂園所找的藉口;

「好吧!跟你們說,這裡的事不能傳出去,以後不准再接近我妹妹,不然就沒有姐姐可以玩了喔!」

新來的同學聽到子瑜的話是點頭如搗蒜,既然是為了妹妹子瑜也只好讓他們加入,看了看小武一行五人,個個不是橫眉豎眼就是獐頭鼠目,沒一個讓子瑜是看得順眼的,不過儘管如此她還是得盡力滿足這些屁孩才可以;

「哇塞!超性感的啦!」

當子瑜在眾人面前脫去制服時,身上幾乎遮不住三點的透明性感內衣讓他們眼睛是為之一亮,引來一陣驚呼,尤其是新加入的同學簡直是看呆了;

「特別為你們準備的,不錯吧!」

「你們兩個真幸運,第一次來就有姐姐特別準備的驚喜。」

新同學直盯著子瑜白淨身體看似乎沒聽到小武在說什麼,過了一會兒,當子瑜向前靠近他們時,小武和他的兩個跟班卻退開了戰場,看來他們這次是想讓兩個新加入的同學享受為主,圍繞子瑜身體看的新同學沒多久就一擁而上,對著子瑜雙乳、私處到身體前後是一陣亂揉亂舔,身上性感的內衣讓他們是捨不得脫掉,或許是經過小武行前教育的關係,按捺不住的兩人不像小武和他的跟班第一次會猶豫不前,接著身體被揉捏舔弄的子瑜也主動去抓捏兩人隔著褲襠的肉棒;

「你們還不脫衣服嗎?」

欣喜若狂的兩人飛快的就脫光了身上的衣物,而嘴饞的子瑜也已經雙腿跪地像是在迎接他們青春肉棒的出現,兩人見狀也迫不及待的將硬挺肉棒送到她的眼前,在子瑜用舌尖清了清棒口滲出滴到地上還牽絲的透明液體後,就開始大口大口交替享用兩根興奮的肉棒;

「噗滋~噗滋~」

「喔~啊~嘶~」

子瑜精湛的口技讓新同學不得不相信小武之前說的是真的,盡情享受的聲音是此起彼落的出現;

「來了!嘶~啊~」

或許也是過於興奮或是沒有被口交過,沒多久他們的肉棒就相繼在子瑜嘴裡繳械投降了,不過一旁觀戰的跟班兩人像是怕子瑜沒有肉棒可吃似的,立刻脫了褲子就將早已硬挺的肉棒遞補上去,而還是沒有動靜的小武看來今天只是想當個觀眾欣賞眼前的表演;

「嗯~啊啊~」

意猶未盡的兩個新同學並沒有就此退出戰場,還是繼續玩弄嘴裡正吃著肉棒的子瑜身體,過了一會兒,當新同學恢復元氣的肉棒想再塞滿子瑜嘴裡時,插花的跟班兩人就退出了戰場,子瑜一陣肉棒的吞吐後,新同學終於開始對她溼潤的肉穴展開強烈攻勢;

「來了!姐姐,我又要來了!」

「來!給我!都在裡面出來沒關係,姐姐有吃藥的!」

經過一連串對戰姿勢的變換,兩根抖動洩完精液的肉棒接連從子瑜的體內抽出,直到肉棒都讓子瑜嘴舌清理過後他們才肯滿足的退出戰場;

「怎麼樣?很舒服吧!哈哈!就跟你們說是真的,相信了吧!」

「太棒了!這裡真是快樂的天堂啊!」

小武就像主人在招待客人似的和新同學對話,而一旁觀看套弄自己肉棒的跟班兩人見還有時間,緊接著就上場插入抽送子瑜還流出些許精液的穴口,才剛停止身體抖動的子瑜只好繼續迎接體內肉棒的衝擊;

「噹~噹~噹~」

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下午最後一節課的鈴聲終究要響起,鐘響前玩得不亦樂乎的四人都已經得到暢快的發洩,而當子瑜起身正要著裝準備去接妹妹回家時,忽然感覺到後面屁股有東西在碰觸,原來是其中體型較胖的新同學在用肉棒摩擦輕拍她的屁股;

「姐姐,妳看,又硬了,還想要耶!」

精力旺盛的屁孩讓子瑜是不由得露出無言以對的微笑,繼續穿回衣服的動作;

「不行啦!都快被你們玩壞了,我要去接妹妹回家了,要玩明天再玩吧!」

為了妹妹不惜委屈犧牲自己的子瑜,每當來到子晴教室前做清潔工作時,看到教室內的妹妹能夠安心上課不被騷擾就感到相當欣慰;

「子晴,姊姊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妳的!」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後,原本以為可以維持到妹妹畢業的子瑜,沒想到事情卻在這天有了變化;

「子瑜,學校主任找妳過去喔!」

被人告知後子瑜來到學校辦公室,進入看見的是當時面試她工作的主任和同事兩人在等待她,主任面露凝重的神情不禁讓坐下來的子瑜忽然有不祥的預感;

「子瑜,學校最近接到有人舉報妳和幾個學生走得很近,是真的嗎?而且還發現你們有不該發生的行為。」

「我…我…」

隱密的事情總有東窗事發的一天,面對主任的質問感到慌張的子瑜一時說不出話來;

「我們也有找那幾個學生過來問話了,他們一致都說是妳引誘他們發生關係的。」

「他們…好,老實跟你說吧!主任,我妹妹是個有自閉傾向的孩子,我在面試時也有跟你說過我妹妹的情況吧!那幾個學生被我發現常會去騷擾我妹妹,我向學校反應過好幾次還是沒能夠阻止他們,後來是他們答應不會再接近我妹妹,所以我…我才會願意這麼做的。」

主任的話讓子瑜不由得激動起來,也讓她不得不向他們說明事情的原因;

「不管妳是什麼理由,這樣的事都不應該發生,在事情還沒傳開來前,妳必須離開本校!」

其實子瑜知道再多的解釋都沒用,即便他們知道原因也只是覺得事情離譜不會同情子瑜的;

「那…那我妹妹呢?難道就讓她繼續被他們幾個欺負!?」

「妳妹妹的情況學校會注意的。」

「注意!?你們注意有用的話我就不必做到這種地步了,也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怕那幾個屁孩的惡勢力還是誰家裡有錢有勢,才會讓他們到現在還可以這麼的囂張!」

話說得激動的子瑜忍不住流下淚來,她激動的情緒也讓對面的主任和同事一時不知如何回應;

「好!沒關係,我會帶我妹妹離開的!」

隔天,子瑜就帶著妹妹來學校辦休學手續,雖然非常希望妹妹能夠完成高中學業,但還是事與願違不放心讓妹妹繼續待在這間學校;

「姐姐,妳真的要走了啊?」

辦完休學手續的姊妹倆正要離開前卻碰到小武和他的跟班擋住去路;

「姐姐,以後下午的最後一節課我們還能找妳玩嗎?」

面對小武不要臉的問題,面露敷衍微笑的子瑜也給了他們意想不到的回答;

「放心好了,以後下午的最後一節課清潔阿姨會在那等你們!」

子瑜話說完就繞過他們離開了,而聽到子瑜回應收起笑意的三人只好目送穿著貼身牛仔短褲的子瑜和她的妹妹離去;

「老大,怎麼辦?我還想再幹她屁股耶!」

未完待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