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不要!救命啊!」

我從睡夢中驚醒起身,夢中的我好像是當時被性侵的曉芳,對強暴我的兇手拚命的掙扎,但眼前看到對方的臉卻是模糊一團黑,這個夢好真實,讓我嚇出一身冷汗呆坐在床上,過了一會兒,看了看時間已是接近中午時分,我下床梳洗準備出門開始第一天的站街人生,看著鏡中化上淡妝、穿著爆乳貼身洋裝的我給自己加油打氣,既然已經決定接下來的人生目標就是找出兇手為曉芳報仇,就要堅強起來不要放棄。

頂厝並沒有規定站街時間,什麼時候要開始上街做生意或休息不接,全看小姐自己,一天能接多少客也全憑自己本事,用過餐後我就在頂厝大樓酒店門口對街找了一處位置站,或許是才中午還沒到營業時間,酒店大門深鎖;

「臭三八,妳新來的啊!?」

過沒多久,一個看起來年紀比我稍大的站街小姐走過來對我吼叫,我點點頭;

「幹嘛!第一天就佔我位置,搶我生意啊,滾遠一點吧!」

或許我真的站在她平常站的位置,既然是新人也只能摸摸鼻子離開,我移動位置遠離其他站街小姐來到大街的邊陲地帶,因為穿著較暴露的關係,也吸引不少來往人潮的目光,甚至包含騎車路過的警察先生;

「妳就是新來的小姐是吧…」

或許是對我好奇吧,在站街的過程中有不少刺龍刺鳳的兄弟經過就會過來跟我講幾句話,有的是假裝好意告訴我要小心什麼、注意什麼,其實和我並肩說話的同時,手會伸到我身後偷抓屁股,有的甚至是貼很近讓褲襠裡的肉棒像有意無意的碰觸我,但我也只有能閃則閃或是默默忍受,或許被兄弟吃豆腐也是站街小姐的生活日常吧。下午下起了一場大雨,看著母女共同撐一支傘經過或是附近有媽媽牽著小孩躲雨的場景,頓時和曉芳從小到大相處的往事回憶湧上心頭,不禁又是一陣鼻酸、眼眶泛淚;

「小姐,妳新來的啊,好像沒看過妳喔!」

就在我百感交集時,一個身材高大壯碩、皮膚黝黑像是在工地工作的男人已經來到我面前,我點點頭回應他;

壯碩男:「開市了沒?妳叫什麼名字?妳看起來不像是站街小姐耶!」

我:「還沒。我叫小媛。」

壯碩男:「喔,我叫阿隆,那我來做妳第一個客人好了!」

他有找過幾次站街小姐的經驗,我的價位比他之前找的小姐都要高,反而讓他猶豫,不過後來我清秀的外貌和穿著暴露、凹凸有致的身材還是讓他接受了,我挽著他的手往頂厝大樓走去,進入大樓發現內部不像外表看起來那樣陳舊,像是有再重新裝潢過,共有十層樓,樓層到處都裝有監視器,每層也都有一群兄弟在看顧,最頂層應該是頂厝兄弟辦公開會的地方,我們上電梯來到有隔一間間「炮房」的樓層,看阿隆一路上和幾個兄弟打招呼就知道他是常客,房間裡的擺設相當簡單,一張床和床頭櫃、一面鏡子和一張桌子,隔音設備做得還不錯,即使是隔壁有在進行也聽不到叫床聲,我們挑了房間進門後,我開始設定鬧鐘一節50分鐘,時間到客人可再加節,在我設定鬧鐘的同時,阿隆在我身後就開始對我上下其手,靠近聞著我的髮香,又是揉胸又是掀裙抓捏屁股,接著乾脆自己脫光身上所有的衣物對著我套弄肉棒,他壯碩的身體上沒有任何的紋身;

阿隆:「妳看!從樓下就硬到現在了!」

我設定完鬧鐘後就開始一件件脫去身上的衣服,他坐在床上欣賞我脫衣的過程,邊套弄自己的肉棒;

阿隆:「等一下!」

當我脫到剩黑色透明薄紗內衣時他要我停下來;

阿隆:「真是性感啊!」

他起身要我躺在床上將雙腿呈M字型,接著他貼近還看得到我一小撮稀疏陰毛和私處的透明內褲聞了聞,隔著內褲舔弄幾下後就將內褲拉開一旁開始大口享用著我的私處;

「啊~啊~」

被他賣力舔弄的不時發出呻吟聲,他從下一路往上在私處和雙乳間來回遊移舔弄,上下一陣亂舔弄後,他站上床將我拉起身,興奮硬挺的肉棒就直堵我嘴邊,舌頭在棒口繞了幾圈後就將肉棒放入口中攪動吞吐,吃著肉棒的同時我開始脫去身上的內衣,雙手捧揉著自己的D杯雙乳,也不時的往下撫揉已濕透的私處;

「噗滋~噗滋~」

阿隆:「啊~啊~好棒!」

他享受著連連發出叫聲,一陣肉棒和肉丸間來回舔弄後,他要我轉身跪趴抬起屁股;

阿隆:「我喜歡這姿勢!」

他搓揉幾下私處後就迫不及待的將肉棒插入我的體內,開始撞擊我的屁股;

「啊~啊~」

「啪~啪~啪~」

他持續撞擊著我的深處,雙手不時的抓揉屁股和雙乳,我身體也不時出現一陣陣的抖動,這時,前面的床頭櫃上的手機發出震動,拿過來發現是刑警正文打來的,此刻沉浸在體內被撞擊的我無法接他電話,抽插一陣後,他往後躺變成我背對他女上男下的體位;

「啊~啊~不行!又要高潮了!」

我上下前後擺動著屁股讓肉棒直頂我最深處,沒多久我就癱軟倒在一側,接著他起身先是揉捏舔弄一陣雙乳後,又再次將肉棒插入進行傳統體位抽插;

阿隆:「啊~啊~來了!都給妳了!」

一陣加速抽插後他拔出肉棒射在我的腹部,一會兒後我竟起身主動用口舌幫他清理肉棒;

阿隆:「啊~啊~太棒了!小媛,我一定要再找妳!」

將收來的錢三成繳給現場看顧的兄弟後,又回到街上等待下一位客人,晚餐時間到了就到附近夜市或小吃店用餐,用完餐再回來站街,就這樣過了數天站街的生活,雖然不是為了錢,但我還是天天上街,畢竟我當初是說要還大筆債務才來接客的,如果只是偶而出現那些兄弟是會起疑心的。站在街上經常可看到空仔出現在大街上或酒店門口,他看起來約四十多歲,身邊總是跟著一群兄弟,那天在餐廳沒有看到他身上有紋身,衣服底下就不知道了,不像他的兄弟有的幾乎紋滿全身,有時在街上會和他四目相對,甚至對看幾秒,常猜想兇手會是他嗎?他應該對我這歐巴桑沒興趣,每天在酒店裡看到的都是年輕漂亮的妹妹,光憑刺青和疤要找到兇手就像是大海撈針一樣困難,我有請老張繼續打探消息會不會有其他的線索或是目擊證人出現,正文打來的電話也都沒接沒回,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但我不想讓他發現我正在進行的事,等必要時再聯絡他。

這天傍晚時分,來往行人在穿著性感貼身洋裝的我面前經過,突然有個熟悉的聲音在叫我;

「阿姨,是妳嗎?真的是妳嗎?」

穿著校服的慧貞已經來到我面前,她是曉芳最要好的同學,我只是沉默的點點頭;

慧貞:「真的是阿姨,妳怎麼會在這啊!在等人嗎?」

我:「吃過沒?我請妳吃晚餐好不好?」

我搖搖頭接著說,想說也是晚餐時間不如就帶她去吃飯好了;

慧貞:「好啊!阿姨妳穿得好性感喔!差點認不出來!」

我們去附近夜市吃飯,坐下來後我就將正在進行的事全告訴慧貞,她聽完後已經是淚流滿面的淚人兒了;

慧貞:「阿姨,妳這樣會不會犧牲太大了!」

我:「沒關係,現在找出兇手為曉芳報仇已經是我接下來的人生目標,什麼委屈、犧牲都無所謂了。」

我也是不禁跟著淚流滿面;

我:「慧貞,阿姨希望妳可以保密不要跟任何人說,如果有警察找上妳的話也是。」

慧貞:「好!我會的!」

我:「謝謝妳!」

我們倆的手緊緊握在一起;

我:「慧貞,以後下課這麼晚不要再來這附近了,一個人很危險的。」

慧貞:「好!阿姨妳要保重!」

慧貞離去時走了幾步又回頭;

慧貞:「阿姨再見!」

看著慧貞離去時的背影就像看到曉芳一樣,我眼淚又忍不住再次潰堤;

「曉芳!媽媽好想妳!」

未完待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