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陣子的站街生活,也接過不少各式各樣的客人,有的是興奮主動,有的是躺著不想動,也有的是快槍俠或是時間到了還出不來,就看客人要不要再加節,基本上只要不變態我都會盡量配合,客人也不敢強迫小姐做她們不想做的事,如果敢強迫只要小姐大聲尖叫,外面的兄弟就會過來關心了,也不可能會出現白嫖鬧事的情況,畢竟這裡可是頂厝的角頭,這棟大樓只要有事一呼叫就會有上百個兄弟出現,更不用說還有大街上的,所以規定小姐必須帶客人回大樓房間做生意的好處,就是兄弟會保護小姐的安全,當然包含站街時也是,看到大街上有疑似糾紛或找小姐的麻煩,看顧的兄弟就會靠過來了解情況,所以偶爾被兄弟吃吃豆腐佔便宜也就當作是家常便飯了。

站街已有一段時間,雖然和其他小姐沒有到感情融洽,但也都知道彼此,站在來往人潮多、熱鬧的位置,如果看到比自己資深的小姐過來就主動讓位離稍微遠一點,對方也就不會為難了;

「妳是新來的嗎?好像沒看過妳!」

下午時分站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一個年紀看起來和我差不多的小姐來到我身邊;

我:「我來一段時間了,妳好,我好像也沒看過妳。」

阿蘭:「我叫阿蘭,休息一段時間了,今天才又回來站。」

我:「喔,蘭姐,妳好,我叫小媛。」

阿蘭:「叫什麼蘭姐,叫我阿蘭就好啦!」

阿蘭是第一個會主動跟我搭訕的站街小姐,給我有種大刺刺、好相處的感覺,既然站在一起閒聊,不免就會問到什麼原因會來站街,當然我也還是說老公意外過世,留下大筆債務給我,和回答空仔是一樣的答案;

阿蘭:「這裡的小姐大部分都是欠頂厝債不得已才來站的,妳卻是自已主動要來這站。」

我:「沒辦法啊!我也是為了還債嘛!」

阿蘭:「也是啦!都是為了錢!」

阿蘭也是欠頂厝一大筆錢才來站街還債的,賺來的錢有七成要上繳,沒有結過婚也沒有小孩,身材雖然纖瘦但胸前還是蠻有料的,屬於艷麗型的小姐;

阿蘭:「雖然是不得已才來接客,倒不如換個心態去享受過程,日子也會比較好過點。」

我只是笑笑回應,我知道她是想安慰我,希望我看得開日子才會好過,其實我和她也是一樣的想法,在每次的接客過程中就當作是身心靈的解放,將煩惱暫時拋到一旁,沉浸在身體的歡愉中,甚至還從中找到成就感。就在我們閒聊的同時,對街酒店大門口前停了一輛車,從車裡走出幾個人,其中包括空仔;

阿蘭:「媽的!這個王八蛋…」

聽她罵得咬牙切齒;

我:「怎麼了?」

阿蘭:「妳知道走在後面第二個叫空仔,是管理站街生意的人嗎?妳要來這站應該也有先見過他吧!」

我點點頭,這街上每個小姐都要先經過他的過目訂價;

阿蘭:「這個王八蛋、畜牲一隻!這裡的小姐有的被他玩得很慘,特別是欠頂厝錢的,沒被玩的是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他玩!」

聽阿蘭這麼說,心想他是放過我,還是時候未到?可能那天要不是有後條通的兄弟帶我去,說不定我就被那些兄弟輪流「試車」了,看她憤慨的說著,好像是有經歷過的樣子,不過我也沒再問;

我:「那走前面第一個是誰啊?」

阿蘭:「喔,他是空仔的大哥叫阿雄,頂厝的老大叫他K,六十多歲了,是縱貫線級的老大,南北二路的兄弟都很敬重他,他的手下有二個大將一個是空仔的的大哥阿雄,另一個是阿俊,俊哥雖然和空仔年紀差不多,但加入得早,混得比空仔出色,也比較有生意頭腦,最近幾年都在幫他K老大轉做正當生意和管理賭場、遊樂場比較多,人也比較斯文。」

阿蘭停頓一會兒,看了看時間繼續說;

阿蘭:「現在酒店二邊都有人在帶小姐,雄哥那邊是他老婆麗姐在帶,二邊客人業績搶得很兇,雄哥一直很想掌控頂厝整個色情行業…」

「不是阿蘭嗎?好久沒看到妳了耶!」

阿蘭話還沒說完,一個男人像是她的熟客就過來和她攀談;

阿蘭:「Bye!先去忙囉!」

沒多久她就手挽手和那個男人離開了,後來我和阿蘭變成相當要好的姐妹,常一起站街吃飯,生活互相照應,有新的誘人戰衣也會跟對方分享,多個朋友也讓自己比較不會感到孤單;

「小姐,請問妳…是不是…我…」

這天下午一個人站街,一個戴著眼鏡,看起來忠厚老實的男人向我靠近,講話吱吱唔唔、頭低低的不太敢看我;

我:「你是不是想找小姐?」

他點點頭;

眼鏡男:「怎…怎麼收費?」

我告訴他我的價位後,他毫不猶豫就接受了,我也就挽著他的手往頂厝大樓走去,看得出來他蠻緊張的,應該是第一次找小姐,進入房間後他就先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感覺;

「等一下!」

設定好鬧鐘後的我準備開始脫去身上衣服時,他突然要我停止動作;

眼鏡男:「我…我們可以先聊一下嗎?」

聽他這麼說,我也就沒有脫衣坐在他的身旁;

我:「你叫什麼名字?」

眼鏡男:「我叫阿銘…」

聊到後來他心情也跟著比較放鬆了,阿銘在市場擺攤做生意,和我年紀差不多,老婆幾年前跟人家跑了,沒有小孩也沒有再婚,他也是會問我什麼名字、為什麼會做站街小姐等問題,當然我給的還是制式答案,其實大部分還是聽他訴苦,感覺他像是在找一個願聽他吐露心聲的人;

我:「時間快到了,你不要嗎?」

阿銘:「不用了,謝謝妳今天陪我聊天。」

收了他的錢後反而覺得不好意思,後來他還有找我,過程也都只有陪他聊天,甚至有次主動想解開他的褲頭也被他拒絕了,幾次後我們就變成生活中的朋友,他也不用再花錢找我聊天,我也介紹他跟阿蘭認識,阿蘭常說他是喜歡我,不然他怎麼不花錢找她還是別的小姐聊天,而我也只是笑笑而已。自從上次聽完阿蘭說的頂厝酒店情況後,總覺得應該是要進入頂厝的核心才有機會得到比較多的線索,不然一直待在外圍站街似乎不會有什麼進展,那該怎麼進入酒店呢?

今天接的最後一個客人是看起來像是約六十多歲,身體前後有大面積紋身的過氣黑道大哥,這是第一次遇到有紋身的客人,他進房間後先是拿出許多性感內衣給我看,接著他全身脫光躺在床上套弄著他還沒硬的肉棒,看著我一件一件換過他帶的性感內衣,款式有透明薄紗的、肚兜式的,也有小到幾乎遮不住乳頭和私處的三點式、私處開洞的;

大哥:「小媛,妳身材真好!每件都適合妳!」

我白皙的肌膚和豐滿結實的身材讓他目不轉睛直盯著看,過程中他會過來揉揉我的雙乳、私處或抓捏屁股,我換好一套內衣給他欣賞的時候,也會靠近幫他套弄肉棒,撫弄肉丸,讓他舔弄我的乳頭,手指尖在他身上、大腿各處輕輕遊移;

大哥:「妳可以自慰給我看嗎?」

他在我換穿幾乎是快遮不住三點的三點式內衣後問我,我沒有在別人面前自慰過,連在老公面前也沒有,第一次遇到客人這樣要求,我有點猶豫,不過看他在套弄的肉棒還是沒有起色,最後我還是接受了,他起身下床讓我倚靠床頭對著他雙腿大開,開始先隔著小內褲在私處上游移搓揉一會兒後,接著將手伸到小內褲裡一陣撫揉,再來就將小到遮不住的內褲拉開一旁來回撥弄搓揉著已濕透的私處,剛開始對著他做會覺得有點難為情,到後來身體有感覺後就像是忘了他的存在,沉侵在撫弄自己的歡愉中;

「啊~啊~」

一手揉捏胸部、一手撥弄私處的我不時發出愉悅的呻吟聲,過程中他會過來揉捏舔弄我的身體,看他持續套弄的肉棒漸漸硬挺,我竟興奮的起身跪趴將他的肉棒放入口中攪動吞吐;

「噗滋~噗滋~」

大哥:「啊~啊~好棒!」

套弄著口中發出聲音的肉棒,他舒服的連連發出叫聲,雙手也不時抓捏我的雙乳和逗弄乳頭,過了一會兒,他抽出我口中的肉棒來到我的屁股後面,但他肉棒沒有插進來,而是要我繼續撫弄濕透的私處,看著我抬起屁股自慰的他持續套弄著自己的肉棒,不時會過來在我的私處遊移撥弄、抓捏屁股;

大哥:「啊~啊~來了!」

他套弄著肉棒將精液射在我屁股上,自己的身體也不禁跟著一陣抖動,肉棒在我屁股摩擦幾下後,他移動位置來到還是跪趴姿勢的我面前,將沾有少許精液的肉棒堵到我嘴邊要我再做清理;

大哥:「嘶~啊~啊~」

清理後大哥滿足的抽出我口中的肉棒向後退了一步;

大哥:「好久沒這麼興奮了,小媛,謝謝妳啊!」

結束後發現大哥有加錢給我,但我還是照原來的價位繳三成的錢給看顧的兄弟,而且他還將今天準備的性感內衣全送給我,此刻小到不行的三點式內衣還穿在身上,結束今天最後的客人,出了頂厝大樓後已是接近深夜時分,正當我走出大門沒幾步時,迎面走來一個刺龍刺鳳的兄弟;

「小媛嗎?跟我來!空大仔要找妳!」

未完待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