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很精彩耶!哈哈!」

「不得了啊!妳這女人!」

那天晚上後接下來的幾天站街時,有不少當時在場的兄弟經過我面前會消遣我幾句或是過來跟我講幾句話時趁機佔我便宜,

此文章內容必須是贊助者才能瀏覽,請登入或是加入贊助者,請勿轉載或可轉載部分內容並須註明出處或連結
Share: